<noframes id="hrh99"><form id="hrh99"><nobr id="hrh99"></nobr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hrh99">

      將心價值不雅融入傳統節日化

      • 時間:
      • 瀏覽:872464

      星管家pos机总部客服电话—官网统一服务热线✅【☎; 0216-0556-920 人工客服】【☎; 0216-0556-727】✅咨询、还款、事物处理、投诉、退货、查询、...█HdhdsjsbS20201025 悉尼跨年慶典:家庭煙花表演揮灑璀璨花

        

      與深圳一并出現在這份名單里的,大多是人們印象中的生態旅游城市,如海口、拉薩、黃山等,這些城市工業增加值不高,人口和環境壓力相對較小,空氣質量也成為當地引以為豪的旅游名片。

      而深圳,實際管理人口超過2000萬人、全年工業增加值超過9500億元、全年GDP接近2.7萬億元的超大城市,不僅沒有踏上“先污染后治理”的工業化老路,還連續多年交出了一份足以媲美旅游城市的空氣質量“成績單”。

      為什么深圳“藍”?

      有些人會覺得這主要是因為深圳的氣候環境好,畢竟今年1月至7月全國空氣質量排名前20位的城市中不乏海口、珠海、惠州、廈門、舟山這樣的濱海城市。

      初來深圳的“深漂”也常常在高樓大廈林立的城市森林里,面朝大海,被湛藍天空所打動后,進而把“深圳藍”簡單歸功于地理位置和氣候原因。

      但“深圳藍”卻絕非只是氣候原因使然。

      今年是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,我們把目光也投向特區的過去。改革開放初期,深圳憑借“三來一補”和代工模式,為早期經濟發展打下了基礎,但是高能耗、高污染的后果很快顯現出來,加之城市高速開發和環保觀念的滯后,特區的藍天一度變得難得一見。

      深圳市生態環境局曾對外公開過一個數據,2004年,深圳全年灰霾天數達到峰值187天。也就是說,每隔一天,深圳的天空就是灰色的。

      由此可見,深圳藍“先天”的氣候優勢并非主因,“后天”的生態努力更為重要。也正是因為深圳的后天努力,讓“深圳藍”的“意料之外”變得“情理之中”。

      關于深圳的特點,其實官方有過總結:典型的“三大三小”,是經濟大市、產業大市、人口大市,同時也是空間小市、資源小市、環境容量小市。

      在這樣的空間內,如何讓一度稀缺的“深圳藍”重新回歸呢?

      追本溯源,一個重要前提基礎就是,深圳持續淘汰高能耗、高污染的低端落后產能,不斷向高新技術產業升級、向戰略新興產業轉型,構建更具競爭力的現代產業體系。

      事實上,深圳市委、市政府在上世紀80年代就曾明確提出“重污染項目原則上不引進,倡導發展科技含量高、無污染或污染小的項目”,在90年代經濟發展轉型時期,也提出要加強新建項目環保管理,發布環保限制發展項目清單,為產業綠色發展埋下種子。

      進入21世紀,深圳更是在2008年啟動生物、互聯網、新一代信息技術、新能源、新材料、文化創意、節能環保等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布局。緊接著,深圳又著手布局了生命健康、海洋經濟、航空航天和智能裝備制造四大未來產業。

      綠色產業、戰略性新興產業、未來產業,深圳以堅定的眼光率先推動產業綠色轉型,為“深圳藍”打下了厚重的綠色基底。2019年,深圳全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合計10155.51億元,比上年增長8.8%,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已經達到37.7%。

      在深圳從零起步的華為、騰訊、平安、大疆等耳熟能詳的知名企業,以及在各自領域具備高成長性的邁瑞醫療、奧比中光、比亞迪、光峰、優必選、貝特瑞、柔宇、云天勵飛等明星企業,無一不是綠色化科技創新型企業。

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為了促進工業轉型升級,深圳的工業技術改造投資規模始終穩步增長,1996年至2019年期間,全市累計完成工業技改投資3178.52億元,年均增速19.8%。2019年工業技改投資占工業投資的比重由四年前不足30%提升至47.8%,占比接近一半。

      產業結構更加“綠色”,可以說是打好了“深圳藍”的底子,但只有治污舉措也同步落實到位,“深圳藍”才留得住,才能變得更加湛藍。

      2004年,深圳全年灰霾天數達到187天的峰值。也是在這一年,深圳開始接連出臺“藍天行動計劃”“大氣深40條”“藍天工程”“大氣提升計劃”“深圳藍可持續行動計劃”等一系統治理措施。

      不少人應該對近期“深圳全面禁止露天燒烤”的相關報道有印象,這就是《2020“深圳藍”可持續行動計劃》的內容之一。對這一舉措,盡管網絡上有部分質疑的聲音,但深圳留住藍天的決心也被廣泛認可和稱贊。

      深圳治污的舉措和制度,往往是針對“遮蔽藍天的元兇”施行精準狙擊。深圳市生態環境局公開數據顯示,深圳近些年每年排放10.98萬噸氮氧化物,9.79萬噸揮發性有機物(VOCs)、1.40萬噸一次細顆粒物(PM2.5)、1.07萬噸二氧化硫。

      經過排查可以發現,其中每一項大氣污染物背后的主要排放源均包含道路移動源。深圳據此針對道路移動源采取了各種“狙擊”辦法,鍥而不舍。

      對于很多“深漂”而言,出租車、公交車是初到深圳接觸使用的第一種工具,初來深圳的人也應該很容易發現,車內沒有引擎的轟鳴聲,車外也沒有難聞的尾氣排放,行駛起來也更加安靜。

      這些都是新能源公共交通。在深圳,每天有1.6萬余輛純電動公交、2.1萬輛純電動出租車在城市穿梭,公交車和出租車已經全面實現電動化。

      同時,深圳還不遺余力地推廣新能源汽車,比如對符合條件的新能源汽車免征車輛購置稅;通過財政補貼、強制報廢等手段淘汰了6萬輛老舊車。深圳還針對性地加強中重型柴油車、異地號牌柴油車、老舊汽油車排放檢測,全年檢測機動車不少于19.2萬輛次……

      在治理臭氧上,還可以感受到深圳的“腦洞大開”和“斤斤計較”。

      從7月初開始,如果車主在夜里去加油站,應該會發現,晚上加油的車輛好像變多了,因為深圳已經有80多個加油站開展夜間加油優惠政策,每升至少優惠0.5元,如果加滿一箱40升油,每次能節省20元。

      深圳各加油站的這一舉動,正是為了響應深圳市生態環境局的號召。因為夜間加油可以避開日間高溫高輻射時段,既可以降低VOSc的揮發速率,也可以減緩VOCs向臭氧轉化的速度,從而有效降低臭氧污染。

      深圳7月臭氧數據顯示,臭氧評價濃度比去年同期下降6微克/立方米。看到這里,你是不是也開始由衷贊嘆夜間加油的“強大”了。

      【策劃/統籌】甘雪明 曲廣寧

      【撰文】張大川

      【攝影】朱洪波 魯力 何俊

      【編輯:中國滑冰協會網】


      二元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