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hrh99"><form id="hrh99"><nobr id="hrh99"></nobr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hrh99">

      那曲雙湖縣生4.1級地動 震源深度7千米

        2020-12-29 19:03:57

      美利车金融人工客服电话——免费服务电话【咨询☎; 0218-0337-822】我們的鼎新放是有標的目的、有立場、有原則的

      孩子爭寵,為什么我不建議一碗水端平?

      【爸媽營說】

      本文是爸媽營【二胎教育專題】的一篇好文

      關注“爸媽營”,在主菜單回復“二胎”

      可查看超過200篇【二胎教育專題】好文

      作者:天雅

      (wzhxlx)隨著二胎政策的開放,如何解決“孩子爭寵”這個問題,也成了許多二胎父母的重要課題。這一點,我的朋友阿玲就深有體會。經歷過小時候的物質匱乏、父母分配不均而和兄弟姐妹展開“世紀大戰”的種種場景,阿玲懷二胎時曾暗暗發誓:對待孩子,一定要一視同仁,不偏不倚,讓他們相親相愛,和睦相處。可在后來的實際經歷中,結果卻讓她大跌眼鏡。一碗水端平非但沒有解決孩子爭寵的問題,反而還延伸出了許多新的問題。迫于無奈,她最近找到了我。

      一碗水端平,卻造就了大寶的敵意

      阿玲家的大寶和二寶是兩姐妹,相差不到兩歲。自從二寶出生以后,阿玲就非常重視公平養育的問題。在家里,所有的衣服、玩具都是雙份的,連款式都差不多,一份給姐姐,一份給妹妹;無論是家里任何一個人生日,她都會訂一份芒果+草莓混合口味的蛋糕,因為姐姐喜歡吃芒果,妹妹喜歡吃草莓;去年8月,阿玲給6歲的姐姐買了一個Ipad,作為小學入學使用。同時,盡管知道4歲的妹妹用不上,但為了公平,她也給妹妹買了一個;她還會經常給兩姐妹看《冰雪奇緣》,讓她們感受電影里艾莎和安娜動人的姐妹情。總而言之,為了促進兩個孩子和平相處,她努力營造出一個公平的環境,讓她們感受到媽媽同等的愛。然而,事情的走向卻完全背道而馳。從小到大,姐姐對妹妹并不友好。經常打妹妹,故意破壞妹妹的玩具;不愿意跟妹妹一起玩,甚至她的生日會都不許妹妹參加。一開始,阿玲總會耐心教導:“妹妹和你一樣,都是媽媽的女兒,媽媽很愛你們。”但姐姐一點也聽不進去,依舊我行我素,并且愈演愈烈。直到有一次,她拿著一把大剪刀把妹妹逼到角落,嚇得妹妹哇哇大哭。后來,剪刀被媽媽一把奪了過去,她也因此被狠狠地罵了一頓。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媽媽爆發式的憤怒,嚇得忍不住放聲痛哭:“我討厭妹妹,她搶了我的東西,搶了我的朋友,也搶了大家對我的愛……”從那以后,她忌憚于媽媽的權威,不敢再明目張膽地欺負妹妹,但依然經常私底下搞小動作,比如故意把妹妹的東西藏起來,或者偷偷扔掉。對于大寶的這些行為,阿玲感到十分困惑:“我從來都是一視同仁,沒有偏袒過任何一方,為什么姐姐就一直這么偏激呢?”而聽完她的描述,我反而理解了姐姐。這種一碗水端平,表面是公平,但對姐姐而言,其實是一種剝奪。妹妹出生前,她是家里唯一的公主,坐擁父母全部的愛。

      可是妹妹的出現,無形中奪走了原本屬于她的愛與權利。無論是玩具,還是父母的關注,她都要被動地分出一半給妹妹。在父母的觀念里,一碗水,一半分姐姐,一半分妹妹,很公平;可在大寶的認知里,這一碗水本來就是我的,被迫分了一半給妹妹,很不公平。在她的認知里,妹妹是入侵者、是敵人、是跟屁蟲。一碗水端平,二寶遺失了自我聊到妹妹,阿玲也同樣憂心忡忡。妹妹性情溫和,富有愛心,樂于分享。就算經常被姐姐欺負,她也從來不記恨。可另一方面,她似乎總是沒有主見。生活中大事小事,無論自己喜歡與否,都會不假思索地跟隨姐姐。后來,她的盲目跟從貫徹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甚至影響了自己的成長。 每次只要一跟姐姐分離,她就會變得非常焦慮。在幼兒園上小班的時候,她總是畏畏縮縮不合群,還經常跑去大班的教室偷偷看姐姐。只有姐姐在一旁才能安心。她很有語言天賦,私底下可以把電視里的小主持人模仿得惟妙惟肖,但她從來不肯單獨上臺表演,除非有姐姐陪著。說到這里,阿玲無奈地嘆了一口氣,我能感受到她的困擾。其實,妹妹的行為表現也和“一碗水端平”有關。自從出生以后,她得到的愛一直比較穩定,沒有被剝奪過,所以她并不缺愛,也擁有愛別人的能力。但她卻從來沒有獨立選擇的機會。因為姐姐年長,所以父母的選擇經常基于姐姐成長的需求,然后再復制一份相同的份額給到妹妹。在父母不斷復制份額的過程中,在姐姐強勢的壓制下,她始終是弱勢的,除了跟隨和認同,別無選擇。在父母的觀念里,一碗水,分一半給妹妹,很公平。可在二寶的認知里,自己注定只能得到跟姐姐一樣的半碗水,沒有選擇權,也不敢冒險要不一樣的東西。不過現實生活中,并非所有二胎都是大寶有強烈的攻擊性,有時候二寶也有一些“叛逆”。例如前不久我接觸到的另一對姐弟。他們也是被父母平等養育的孩子,買一樣的零食,報一樣的興趣班。姐姐生性溫和,并不強勢。但弟弟卻充滿敵意和攻擊性,對輸贏特別看重,整個臉上都寫著兩個字想贏。那一次我們一起玩智力小測驗,兩姐弟進行PK。本來因為姐姐年長兩歲,所以無論是智力發展,還是知識儲備,姐姐都是略勝一籌的。但弟弟就是不服氣。為了贏,他絞盡腦汁,總是偷看姐姐的答案,或者故意干擾姐姐。每次姐姐丟分,他都會在一旁喊話:“你還好意思當我姐,明明比我大兩歲,還做得那么差,真丟人。”短短45分鐘,弟弟就數次惹怒姐姐,挑起爭執,理虧的時候還動手打人。可是,他為什么要這樣做呢?因為在父母無差別養育下,弟弟始終感到不服氣:“明明我們都一樣,可憑什么姐姐可以做老大,而我不可以?“于是,他把姐姐當作競爭對手,想方設法想要超越姐姐,爭奪“老大”的位置。他把注意力和焦點都聚焦在姐姐身上,密切關注著姐姐的一舉一動,從而無暇顧及自己的真實喜好和需求。在一碗水端平的養育過程中,無論是黏人的妹妹,還是充滿敵意的弟弟,本質都一樣,都是圍繞著大寶去實現自己的價值,無法做真實的自己。不一樣的孩子,需要不一樣的愛由此可以看到,一碗水端平的養育方式,確實存在一些問題。大寶二寶出生順序的不同,決定了他們看待世界的眼光完全不一樣。無論大寶年長多少歲,他都依然是個孩子,認知有限,無法站在成人的角度去看待問題。這時我們唯一能做的,就是蹲下來,與孩子齊平,看見他的憤怒、恐慌與不安。其實,大寶更需要的是一份更安全的愛,還有一份合理的“損失補償”。所以,我們應該給予大寶更多的愛,讓他獲得足夠的安全感,緩解內心的焦慮與不安。這一點,演員蔡少芬就做得特別到位,她的兩個女兒相處得非常融洽,其中她的教養方式起了很大作用:妹妹出生的時候,她和老公精心為姐姐挑選了一份禮物,然后告訴姐姐“這是妹妹送的”;生活中無論任何場合,她都會優先考慮到姐姐,比如每次和妹妹去買水果,她都會讓妹妹先挑選姐姐喜歡的品種。這樣的做法,明顯是更偏愛姐姐的,看起來并不那么“公平”。但是通過這樣的舉動,她很好地撫慰了姐姐心理上的不安與落差,讓姐姐真切感受到:妹妹不僅沒有分走父母的愛,反而還讓自己得到了更多的好處,從而促使姐姐更愿意接納妹妹的存在。父母愛大寶,大寶再隨著父母一起愛二寶,形成良性循環。同樣,我們走進二寶的世界。

      其實對于二寶來說,無論是得到了父母的半碗水,還是1/4碗水,差別都不大;甚至也許他根本不需要平分這碗水,而是需要一根完整的棒棒糖。換而言之,他也許更需要一個完整、獨立的空間,去做自己世界里的“老大”。所以在養育二寶的事情上,我更建議的是:區別對待,投其所好。我的朋友John,是一位青少年心理輔導的導師,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。他的兩個兒子性格完全不一樣,大兒子內向靦腆,小兒子外向活潑。所以John會在周六陪大兒子散步、聊天,在周日帶外小兒子去游樂場鬧騰。今年,大兒子16歲生日,他送了一張手寫賀卡;小兒子14歲生日,他送了一部蘋果手機。“兩份禮物價值差別這么大,你大兒子不會吃醋嗎?”我問道。“他們都很開心呀,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禮物,我只是尊重他們的選擇。”在這種區別養育下,兩個兒子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,是兄弟,也是朋友,不會過度競爭,也不會過度模仿。也因此,可以活出兩個互相獨立的人生。寫在最后其實我能理解阿玲的心情。她過去曾經總是被弟弟搶奪東西,所以想要公平一些,也是正常的。不少父母在面對二胎問題,其實也是這樣:非常重視,努力公平,唯恐偏心,很難放松。但我在想,有時候拋開所謂的條條框框,拋開公平本身,去看見每個孩子,反而更加重要。就像溫尼科特所說的,媽媽要依賴自己的本能。這個本能就是:察覺到孩子的真實需求并回應。 這就是每個父母對孩子愛的本能。我曾經看到過一位媽媽帶著兩個孩子走樓梯的場景:媽媽雙手抱著3個月大的弟弟,讓2歲的姐姐扯著自己的衣角,跟著往上走。她全程側著頭注視著姐姐的步伐,姐姐每向上跨一步,她就鼓勵一次。懷里有弟弟,眼里有姐姐,這就是一個母親的本能。抱持著弟弟,也注視著姐姐,這就完全足夠了。作者:天雅,一個默默無聞的心理學愛好者。(ID:wzhxlx),微博:@武志紅。現于北上廣深杭廈門成都蘇州南京青島10個城市開辦了武志紅心理咨詢中心。

      新聞推薦

      頻道推薦
    1. 逾千名因臺風“玉兔”滯留塞班客撤離回
    2. 鼎新放40年地域進出口總額增長超千倍
    3. 上海首出新規嚴罰“車輛噪音擾民” 噪音超80分貝限行
    4. 2018年63家餐廳上榜米其林指南 澳門19家
    5. 盤點選舉那些“鬼人口” 朱立倫也曾“躺”
    6. 100萬外騎手:10萬條短里的拼搏和但愿
    7. 24小時新聞排行榜

      二元彩票